百年孤寂

我最困惑的时候就是遇到金属党激动跳脚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我根本没正经听过金属,压根不是金属党!但在圣殿混迹两年认识了这么多人,这一段开心的童年回忆。

评论

© 塞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