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寂

今天我也生日快乐吧

今天我二十岁,我以为有多大感叹要写好多,一样的怕生日礼物

有没有重新爱上的机会啊

感受具象化的爱

处于感恩中,几乎追求到了梦寐以求的稳定,从少年末尾万般不舍中驶渡出来,载着收获,心思归位,继续向前

感谢不娶之恩,还不如感谢自己不动心之恩,哭笑不得,这算得上什么,能够珍视的大有人在,哈哈。不惊讶,没时间计较

悬崖勒马

现在才心动。遗憾没有了解到。总归是怀抱着期待面对,事与愿违。天真让我难受。保有还是不该保有

试试看有没有可能

我也希望,这几天一直想,大学什么都没做出来成件正经事情,愧,连应试功夫都还差。也只是自己选择的。空空如也
我希望有可能,希望有可能

长这么大连半首情歌都没听懂过

二流大学

此类评价听了不是一次两次,这个形容用在大学某些角度会恰当些,一棍子打死有失公允,历史进程和社会风气影响到这个年轻的学校,自吹自擂的现象存在,抓着不放争锋相对也无妨,彼此打量算作监督。不是说不得,坏话谁都不想听的心理很正常,我们沉下心踏踏实实走抓紧时间进步,虽然可能有点难。

收获在我这个单独个体简要说一下大概是享受到完备的基础设施、赏心悦目的规划、显而易见的执行力、真实存在的民主、人面部的和颜悦色,以及我拨开这一切看到愈加清晰的自我定位,顺时做出调整,发展中总结。我珍惜现在。

再无狂人

小学时候在万卷书城看书,偶然看到封面花花斓斓的《李敖快意恩仇录》,好奇拿起来看看看,现在只记得有些成人内容,还有他的锐利语言,这对我后来中学时代到现在的对周围人直抒胸臆有一定的指导作用。今天在公众号看了好多他的人生介绍,多了解了几分,想到自己。我又能狂到哪里去?

向日葵无心看

取次花丛懒回顾 只缘修道

有点羡慕

一会儿去滑冰,又可以忘记一切,好像我还是没什么真本事,除了吹牛这点功夫

不要太强势??@*%?…+!"_%$&..............................摇摇欲坠的期待哎都是混口饭吃

什么也没说出来,写不下来,不是那种懒的闲适心情。可能我又长大了

干嚎两句

长到二十岁。。。。。从来没被表过白。。。。。。。。。。我可能。。。。。。。有点脱离正常学生的情节。。。。。假期。。。。。。。。。至少还是有人能接应我说话。。。。。。。。虽然都在乱说。。。。。。。。。可能今天敏感了点。。。。。。。。。。遥不可及。。。。。。。。。。。。。。。但我总是去分析是否需求,可能。

又梦回高中梦回大学,所有人到了教室自由组合,老师按照他的意愿把组合拆开又合起来,我在室外一棵秋天的树下睡了开学第一个晚上,雨落下来我怕被子打湿,跑回家,余锋仪和刘艺翱来我家吃豆花,刘艺翱假装生病去校医院获取实验室通行证,穿着一身白袍回来,我吃了两块炒牛肉,余锋仪把碗洗了。昨天晚上看到方鸿渐和唐晓芙决裂,后来又峰回路转和赵辛楣搞到一起。看家有喜事阖家大团圆,看时空恋旅人,看锵锵三人行里面十年前的李宗盛,想班上有些人听他那首寂寞难耐一遍又一遍,想到这学期我的成绩单,明明表现给外人宽容大度和自信,偶尔想起又遍遍反省不该只图一个小时交卷大步流星走出考场的风光,多待那么几分钟反复检查也不至于现在。随即又...

中学时代完全度过,静息,返回看,才洞悉相处过同龄人的成熟度,此前没有给一点交流互通的可能。独生子女前期活在自己世界,这个选择到现在才验证,没有频频回头的必要,云雾缭绕。

简直看的有点晕

他们军训忙里偷闲给我发成绩,大家都知道今天要公布成绩,我估计教官也能通融了,哈哈。朋友圈一片唏嘘,私聊也维持了一个小时,昨天双氧水轰炸头皮今天还没完全缓过来,告知家长还是再等两天,我都说累了。

不是单打独斗

充满希望。这令我感动。

跑到绿茵场正中间喝爽口百威

分开后

只听他们讨论他们这一届的事情,谁又喜欢谁。他们的群我没进,只听说昨天没人响应召唤。分开后想念,十分钟缓解,我也有我这一届的纠结事情,我是积极参与的,这都是在玩。快乐更多都不够,所以总想兼得,想得却不可得。只剩一年相处时间,在他们眼里我也同样神秘。

我只能说我万般珍惜。倏忽之间青春不再。这是相对的,如果到后面还能有伙伴一起惊喜好奇,我还有活力,别人不把我当老态龙钟或老奸巨猾看待,那便是青春永驻了。

说不出来,这是我开心的一年。我基本做到自己开心、爸妈满意。这是目前在世界上我只想努力去满足的三人。

喜欢他们一个学期

他们能让我多开心,这时候我就有多伤心☹  他们都是棒,可能我只能从现在开始习惯专业带来的一些限制,少玩多少,少开心多少,反正他们都是棒。我已经来了一年了,我觉得我是玩了不少,但是踢球的玩带来的开心是不一样的,和这群新人们在一起。除了好好学习没有别的办法。除了学习也找不到要做什么了。

两杯小甜水下肚,被窝暖乎乎……

踢了场收心球

正事萦绕挥之不去

找不到防毒面具了

中午食堂撞见球社一行人佩戴齐全出游装备脸上开开心心,正吃饭准备出发,他们对着我说走啊一起啊,我说我真的好想去哦但周一有重要考试,所以就眼睁睁看他们去玩,在这个艳阳雾霾天里。不过他们去的是海边,文韬也能呼吸到干净的空气。学习室我边抄书边想他们去程返程会如何聊天,在目的地烤烧烤拍相片,晚上如何看海看星空。我只能安慰自己那边我去过了,外加学习不是也挺好的嘛。

想睡睡后起来去田径场晒太阳,看大叔踢球,吃吃下午茶,这就是我的郊外出游啦。

人生这个第一次

把自己真正的关注点(并不完全)在各种机缘巧合作用之下暴露与现实生活建立联系的熟人(球社学长),我完全向他阐述了自己行为始末背后的动机,发现两个问题:

第一我还没有做到正视自己。换句话说是正视自己的好奇心。
第二君子慎独。是应该的,但洒脱一点就回归到第一条,坦坦荡荡也是一种选择。

总之惊恐过后反省为好…

1 / 9

© 塞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