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寂

今天我很清醒,下午睡到四点半。含章说我是该休息了,前天早晨起来还听见我打呼噜,我说哇生平第一次。爸妈是越睡越迟,老年觉越来越短。翻身下楼吃饭,到了天虹头上发现没带小本子,返回寝室去,漫涓说我还以为我回来了会发现你还在床上,我说是啊。MITCH的出游计划搁浅,开地图看深圳一个学期找不到可以集体玩开心的适宜场所,我问艺翱你是在深圳从小长大?他说是的。我问你们在深圳玩什么?他说打麻将。我说不会很无聊?他说换不同的人打麻将。这是一个适宜奔波的地方,父母姐姐都不在,找不到能够停下的理由和位置。我有归心,明说要玩开心回去,缺了的情思要回去慢慢填补,虚浮生活。

评论

© 塞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