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寂

今日就是高考了。不想再赘述麻烦姐姐。移情。鸽子说的我一直记得,每个年龄有每个年龄的精彩,不要频频回头了。张嘴也说不出话,去年的明天,我在回家的高速公路上哭了两个小时,逃离一切,但我逃不掉。眼泪流不干找不到一点原因,这可能是我从来没有尝试放置的所有心情,这是我为亲手挖出的所有鸿沟布置的瀑布。

评论

© 塞壬 | Powered by LOFTER